蝶侠_欣益奇一个专
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

春节档专访《水门桥》导演

亲爱的儿子,且不管你和我前世的缘分,今生我们为母子,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。

正月初一上映的电影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,从筹备至今已跨越了三个冬天,对每一位主创来说都是十分难得的经历。此前出品人于冬就透露,三炸水门桥的戏份主要由徐克导演完成。

在很多影迷心中,徐克作品的特点就是天马行空,而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是基于真实历史的战争片,对此徐克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这一次没有想个人风格的事,只想着如何给观众带来抗美援朝战争的真实体验,怎么更好地把这个故事讲好。

水门桥是建在崖壁上的半悬空通道古代悼文

问:比起前作《长津湖》,无论是剧情还是战争场面上,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会有何不同?

徐克:古代悼文在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中,任务的难度和特殊性都比之前高。水门桥战场的火力很重,敌军也很厉害。因为他们守着敌军逃生的路,他们必须要去打这场仗。观众们会在电影中看到,每个战士都会在战斗中展现出他们特有的智慧与勇气、展现出他们每个人的个性。七连要和其他连队配合,和敌人斗智斗勇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所展现出的激情、精神以及智取的战术,跟《长津湖》会有所不同。

问:在很多影迷心中,徐克作品的特点就是天马行空。而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是基于真实历史的战争片,这二者是否会产生冲突?

徐克:我觉得还是要看我们拍的是什么题材,如果作品需要写实,那么我们就要以写实的手法去完成它。因此这一次我没有想个人风格的事,我想的是,怎么样给观众带来抗美援朝战争的真实体验,怎么更好地把这个故事讲好。

比如,我们在人物设计方面,是从人物的心理层次出发的,让观众多去体验他们的心理感受和心理变化。还有他们在战场里所有活动、动作的困难度,我都希望能够真实地呈现出来,让观众感觉到这是一个艰苦中作战的故事。古代悼文

问:有资料显示,真实的水门桥宽度还不足10米,这是一座怎样的桥?

徐克:古代悼文这是个关键点,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展开了所有的戏剧冲突。水门桥不是大家平常理解上的那种连接两岸的桥梁,它是建立崖壁上的半悬空通道,是一个功能多样的地方。它这块地方原本是发电厂,是水坝,也是美军撤往兴南港的通道。

美军一度怀疑这个通道是志愿军故意留给他们的路,所以用了很多方法去保证他们的撤退,这是一个事关美陆战一师生死存亡的关卡。如果志愿军把这座桥炸掉,机械化程度非常高的陆战一师的坦克、车辆就会难以通过,他们撤退的脚步就会被阻碍,志愿军就有时间赶上来。

让观众产生沉浸感,全靠真实

问: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如何让观众产生沉浸感?

徐克:古代悼文比如说,连队冒着大风雪靠近敌军的戏,又要开枪打又要爆炸,我们怎么能让演员在安全的前提下,做到这个角色应该做的事情?当大风雪迎着演员吹来的时候,演员是什么都看不清的,他们身边也会有很多爆炸正在发生。对于如何呈现冰天雪地的战场,我们的要求是很复杂的,所以就需要特效的帮助,让演员的安全得到保障,也让视觉效果满足剧情的需要。

包括还有大家在预告里看到的火焰枪,我曾经也很担心火焰枪的危险性,我们片场是对防火有很高要求的。其实火焰枪的火焰完全可以用CG画出来,或者现场只是有一点点火,全靠后期把它放大,但那个感觉还是会有些不一样。所以我们还是选择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,尽最大可能实际拍摄,再用一些后期的手法来进一步优化它,达到我们想要的戏剧效果。古代悼文

春节档专访《水门桥》导演

问: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大多是在冰天雪地中的戏。在技术层面上,剧组是如何打造寒冷的感觉的?

徐克:古代悼文如何能让观众感同身受,是我们主要要解决的一个问题。我们在拍大风雪里开战的戏份的时候,不能只靠自然风、自然雪,自然风雪往往难以满足我们剧情的需要。

首先是风,我们光是吹风组就有三队人马,他们每个队都有自己特殊的吹风方法,要靠几组人相互配合,才能达成最好的效果。因为风作用的范围很大,人工造风然后让风把雪吹起来,这个工程是很大的。每换一个场景,我们都要花很多人力和时间去布置造风的工具。至于造雪,那就更困难了,雪在这个电影里是很重要的。我们往往需要三种雪相互配合,飘在空中的、飘在人物背景中的、飘在人脸上的。地上的雪,也很有学问,我们要拍演员在地上做动作,就要考虑如何让演员站得住、能够顺利完成动作。古代悼文

问:预告中,演员们的睫毛上都挂着冰霜。片场有多冷?在这样的片场中拍摄,有哪些困难?

徐克:古代悼文冷确实是个问题。首先是冰雪,冰雪有个特点,就是很滑。当雪下到一定程度,就会结一层冰,就滑得不得了。雪刚开始下的时候,因为还没有下实,不能很好地承重,在有些地方演员就会站不住,不好做动作。再有就是我们每拍完一条,地上都有一大堆脚印,我们就要花时间把雪复原一下,重新整理地面,再重新来过。

其次是风,大风刮起来的时候人会很难受,你再怎么把自己包起来都没有用,可这恰恰就是当年那些战士们所面对的自然环境。

问:在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的拍摄过程中,有没有什么困难是让您格外印象深刻的?

徐克:古代悼文在拍摄过程中,每一天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,比如拍炸桥的时候,我们就必须精心记录(拍摄用的)火药、子弹、信号弹的使用情况,如果出现库存不足的情况,就会很麻烦了。

黄建新导演是三位导演的穿插连

问:现在回想起来,是什么让您决定参与《长津湖》和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的?您是如何考量的?

徐克:因为抗美援朝是一个很特殊的历史事件,在这段历史中,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是如何面对很强大的敌人的,又怎么建立起中国在世界上坚强而有民族精神的形象的,这是很重要的一段历史。

所以,要拍长津湖战役这个题材,还是很有压力的。但能做这个事情,我觉得是很值得的。能让自己进入到那个世界里面,对历史的发生过程多点了解、多点体验,能去展现当时的人、现在的人对这个故事和这段历史的态度和感受,我觉得都是很有意义的。所以,我就接下来了。古代悼文

接到之后,我首先考虑的问题是,如何把凯歌、超贤和我三位导演的风格融合在一起,一起完成一部史诗式的作品。这个题材截然不同,我们要极其谨慎,这个题材所展现出的主题和精神世界是严肃宏伟、壮观激情的,历史、真实人物所酿造出来的内涵和重要性也非同一般。

在看到兰晓龙的剧本之后,我第一时间就赶到了上海,找到我们的总监制黄建新导演,希望他能解答我心中无数的疑问。当时,黄导正在影棚里忙着拍《1921》。那天的午饭时间,我们两个人完成了一次沟通,紧张又有效。那顿饭之后,黄建新导演就成为了我们三位导演之间的穿插连,他在我们之间游走、协调,传达我们各自的想法。他为电影拍摄和制作不停奔波,这个是让我非常敬佩的。古代悼文

问:与黄建新、陈凯歌、林超贤三位合作下来,您的感受如何?

徐克:古代悼文黄建新导演带着我们三组人马,抱定了团结的精神,也像是打了一场仗一样。我们共同打造了电影中的每一幕,从南方的浙江水乡,到山东、辽宁,再到边境鸭绿江,再到朝鲜大榆洞、长津湖、水门桥,直到兴南港,这是一条漫长的战线。面对任何挑战、未知,我们都要一起想办法战胜它、克服它。

问:《长津湖》在2020年秋天开机,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在2021年12月杀青。各位导演要率领剧组完成这么大的制作,一定很不容易吧?

徐克:古代悼文如果从筹备开始算起,时间还要更长一些。因为是多个剧组共同拍摄,演员、道具、场景都要协调好,这就更考验我们应对复杂状况的能力。

除了陈凯歌导演在开机初期在浙江取景外,我们三个大组始终都保持在相隔不超过十分钟车程的范围里,这样可以更好地相互接应和支持。我们还在三个大组之间建立了枢纽中心、总筹划、总后期,负责汇集拍摄素材、安排拍摄事务和最终处理拍摄素材的工作。

《长津湖》和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加起来拍了很久,我们也很怕剧组工作人员的精神会松懈下来。所以,我们平时也会不断地向大家强调准时尽善尽美,坚持要把这两个大原则贯彻到底。古代悼文

从这组演员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

问:和这些演员合作,带给您怎样的感受?

徐克:古代悼文我们的演员对自己很有要求。我还真没见过有哪个剧组的演员,可以为了每一场戏而不断地讨论,他们和我沟通的频率高到几乎是每天一次,甚至几次,他们来找我谈人物、谈戏怎么演、谈个人感受,可以说谈得很彻底。我觉得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我希望以后一起合作的演员,都能这样做,这对我的帮助太大了。

作为导演,我能够做的,就是把他们的表现都收到镜头中,然后在剪辑上把戏展现得更动人。我在剪辑的过程中,始终都很小心,因为无论是再长一点还是再短一点,都会牵涉到人物感情的表达。

问:在电影中,有一场战士们看着夕阳、向着祖国的边界敬礼并说出新中国万岁的戏。这场戏是怎么来的?

徐克:古代悼文这个想法是演员们提出来的,在投入那场战斗之前,战士们明确知道很可能会献出生命,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要去做。在聊这场戏的过程当中,演员们站在角色的立场上聊出了这个想法,他们很知道角色当时要做什么。

我觉得这句话一讲出来,观众的情怀、家国精神也会被调动,他们会感受到、会认同。我觉得这场戏表达的就是希望,是未来的希望。

【责任编辑:李丹萍】

本文由蝶侠_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,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!欣益奇自媒体 » 春节档专访《水门桥》导演

蝶侠_欣益奇|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

支持快讯、专题、百度收录推送、人机验证、多级分类筛选器,适用于垂直站点、科技博客、个人站,扁平化设计、简洁白色、超多功能配置、会员中心、直达链接、文章图片弹窗、自动缩略图等...

蝶侠_欣益奇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