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侠_欣益奇一个专
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

中年女人的霸气抉择休了那个追我

中年女人的霸气抉择休了那个追我

Dan在我身边也呆住了。很快,他攥紧了我的手。

摊上恶习不改的男人,是随他一起坠入深渊,还是及时止损,速战速决?今天的傻白甜女主,做出了让编编拍手称快的壮举!
01
2018年5月,下午五点,我正在做饭,敲门声响起。
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闯进来,土匪一样把家里搜了个遍。
你是黄志平老婆?说,黄志平上哪了?一个男人满脸凶相。
他,他怎么了?
怎么了?他在外面借了一屁股债,你不知道吗?
我接过收据一看,心凉了一半……
我叫王轻舟,今年47岁,黄志平是我的现任老公。我们是二婚,刚刚一年。说实话,嫁给他实非我本意。
我的成长环境很悲催,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入狱。我觉得抬不起头,妈妈就像一只母老虎,拼命捍卫着我俩的自尊。
妈妈勤劳能干,家里的活儿完全不让我插手。在她的驯养下,我成了乖乖女。小到吃什么穿什么,大到上什么学校,嫁什么老公,我一切听从她的安排。
1993年,我从医学院毕业,在全市最大的连锁药店工作。两年后,我结婚了,老公是妈妈半导体厂的徒弟,高大帅气、细心周到。
我守着妈妈硬塞过来的老公,后知后觉发现他的好。
那时每天下班回家,他一说做饭了,我就搬个小板凳坐在厨房陪他聊天;如果天气预报有雨,我的包里一定会多一把伞;家里找不到东西,只要问他就行啦;电费水费我根本都没管过,他常常弹着我的脑门说:
老婆,没有我你可怎么活?
1996年,我生下女儿。这时老公更操心,我们娘俩饭来张口、衣来伸手,他把我养到130斤,比婚前涨了整整40斤,还信誓旦旦:我要一手一个把你们宠到老!
可是命运善嫉,2009年12月,39岁的他在一个冬夜再没醒来,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脑梗还是心梗。
我像失去了攀附的藤,只顾抱着女儿哭。老妈叹着气,接管了我和女儿的生活。
02
老公去世一年后,妈妈开始给我张罗对象,但相了几个她都不满意。
我对再婚也没抱希望,把心思放在了女儿身上。
2016年初,我因工作缘故认识了张钟。他比我大两岁,是药店旁边物流的配货员。没事时,就坐在药店和售货员聊天。
他自我打趣:媳妇跟人跑了,女儿嫁人了,我琢磨着该出来奋斗一把了,否则对不起大家天天叫我张总(钟)啊!
同事一听他单身,就撮合我们在一起。张钟也就顺杆爬,处处护着我。
他不是本地人,但朋友一大堆。我跟着他打过牌、钓过鱼、爬过山,大家嫂子嫂子叫着,让我有了家的温暖。
老妈得知,死活不同意。她数落我:
那小子一个外来户,来路不明不说,快50了,要啥没啥,能说会道当饭吃啊!你也不是黄花大姑娘了,咋还缺根筋呢?
志平多好,从小就喜欢你,知根知底,还有车有保障,你怎么好赖不懂!
老妈说的志平姓黄,是我家小时候的邻居,从5岁就吵着让我做他媳妇,但我从来就没看上过他。他话少,脾气犟,认死理,但勤劳朴实,老人都喜欢。
在我女大当嫁时,黄志平不知怎么涉赌被抓,我结婚后,两家也断了来往。
后来听说黄志平结婚又离婚,在他爹妈资助下买了个出租车,起早贪黑这几年把本金和经营权都挣了出来,去年他知道了我的事后,就又开始往我家跑。
老妈看他改邪归正了,越瞅越满意,打定主意让我跟他。
我虽然喜欢张钟,但老妈的权威让我为难。张钟提出带我离开这里,我无法接受。一气之下,他辞职回了老家。
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自主选择的恋爱就这样夭折了,伤心却也认命。
那边,黄志平把我妈哄得热火朝天,没事就来,进门看到什么干什么,俨然准女婿的做派。
2016年8月,老妈病倒了,肺癌。治了三个月没有起色,人一点点瘦下去,她握着我的手说:答应志平吧,我好放心地走。
瞅瞅老妈期望的眼神,我答应了。
好在黄志平真把老妈当亲妈照顾,三个月后,他以女婿的身份送走了老太太。
老妈去世半年后,黄志平非说要办个婚礼,宣布一下自己追了四十年的女人终于有了所有权。
婚礼摆了十桌,所有的老邻居都请了来,他们说,我妈终于可以含笑九泉了。
我不懂爱情,大家都说好,那就踏实过吧。
结婚正值我家的旧房拆迁,新房刚装修完。女儿幼师毕业,签了一个不错的幼儿园,还交了个靠谱的男朋友,打算毕业就结婚。
我们娘俩都有了依靠,想想就心满意足。
黄志平自从和我领了证,干家务活的热情锐减。我心疼他开车辛苦,逐渐包揽了大部分家务,他也半推半就当起了大爷。
结婚前,他每天交多少钱,加多少油,几点回家,都被他父母严格管控,生活轨迹清晰,生活圈子简单。
婆婆拉着我的手说:今后连人带车都交给你了,盯紧点。
我这性格,哪里是管老公的主儿?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三个月后,黄志平累得上楼腿打哆嗦。他说要雇个晚班司机,我没意见。
有了晚班司机,黄志平成了半个老板,那种看他眼色给他交钱的感觉,让他迅速长出了脊梁,有了当领导的范儿。
他开始隔三岔五给我打电话,说晚上有酒局,不回来吃饭。
03
2017年末,黄志平告诉我说要接长途,让我照顾好自己和女儿。
从那开始,他频频出门,回家也是倒头就睡,满眼血丝,整个人疲惫不堪。
我劝他不跑长途了,他不应声,我只能在他回来时多做点好吃的,多带回些补品犒劳他。
这天,他突然到药店找我,说车子大修缺一万块钱,让我帮他垫一垫。
我工资不高,每个月也就三千多,压箱底的五万,还是老妈的家底。虽然有点犹豫,我还是取了给他。
看他拿钱就走,我追着问:姑娘下周五结婚,你这次走几天?
他答应得痛快:最迟下周三回来,误不了事儿。
可是,他这一走就音信全无,婚礼的程序是按照他参加准备的,他还要挽着女儿上台,我疯了一样给他打电话,始终无法接通。
时间转眼到了周四,我都准备报警了。
下午4点,就在我们和婚礼司仪商量改流程的时候,黄志平回来了,整个人看上去像霜打的茄子。
我吓坏了,问他出了什么事。
他说,手机丢了,刚刚补了卡,找出旧手机换上。再多问,他关门睡觉去了。
第二天,女儿的婚礼顺利举行。可是典礼结束,我一转身的工夫,他又消失了,说生意来了不能不去。电话里,我急得直喊:你这是干嘛?少跑一次饿不死!
直到当追债的人敲破家门,我吓昏了:
千算万算,算不到这个口口声声爱我四十年的男人,欠了一屁股债!
我给黄志平打了一夜的电话,关机;发了一夜的微信,不回。
早上六点多,他来电话,居然没有问我如何,而是责备我不应该开门。
我问他三万元欠条是怎么回事,他说做买卖借了点钱,让我别管。
那天上班,我心神不定,在药店拿错过好几次药,一直没缓过劲来。晚上下班,家里又来了两个人。他们倒是彬彬有礼,但说出来的话让我彻底心寒。
我们是小额贷款公司的,黄志平用这个房子抵押借了八万块钱,我们看他有房子钥匙,有结婚证,而且以前找我们借过钱,所以就贷给他了,可是期限过了好几天他还没还,电话也联系不上了。
我佯装镇定,手心却一直出汗。
他跑长途了,回来再说好吗?我恳求道。
他的出租车早就抵给我们了,他给别人跑长途吗?其中一个人问。
我倏地一下,身上如过电一般,出租车抵给你们了?什么时候?
三四个月了吧,出租车和经营权一起抵的。
我张了几下嘴,身子瘫软下去。刚好这时女儿回来,几个人忙了半天,我才缓过气来。
那两个人也没逼我,告诉我超期利息每天800元,如果本金翻倍,他们会来收房子。
房子、车子就这样抵押了?黄志平在干什么?他到底欠了多少钱?
我没完没了地打电话、发微信,全部石沉大海。
第二天早上,看着一夜未睡的我,女儿说:妈,我们报警吧!
我拿不准这事警察管不管,在我有限的认知里,有事就要找父母,我父母没有了,自然要去找他爸妈。
我用短信告知黄志平,再不回来就告诉他的父母。没过十分钟,他就来电话了:你敢告诉爸妈我和你没完,我妈身体不好,不能吓着她!
我的火一下子上来了:你怕吓着你妈,你就不怕吓着我,你把我家都抵押了,我凭什么相信你?再说我上哪找那么多钱去!
他终于承认,自己又赌上了!
挂了电话,我一筹莫展。从小到大都有人替我安排生活,我该怎么办呢?
犹豫再三,我决定去女儿家躲几天,让黄志平尽快处理好债务。
04
我还存一丝侥幸,等着他回来解决一切难题,可是,我失算了。
我的手机不断有陌生电话,都是找黄志平,都是欠钱,以至于一听手机铃声,我的心就攥成一团。
我在女儿家住了一周,回家的时候,朱红色大门被砍得面目全非,楼道的白墙上用墨汁写着欠债还钱四个大字!
我吓得屋都没敢进,又回到女儿家。我把手机关机,每天做贼一样上下班,出门就戴上口罩帽子,恨不得能变成个影子人。
千躲万躲还是没有躲过去,没多久,有人找到药店来了。
来人是一个满面愁容的女子,她说自己开了个麻将厅,上有老下有小,黄志平欠她3000元,家里孩子出了车祸要手术,要不是没办法,她也不会找到这里来。
都是当妈的,看她拿着借条凄苦的样子,我做不到无动于衷。刚好那天发工资,我直接用手机把钱给她转了过去。
她很感激我,和我说了一些黄志平的事儿。
她说黄志平参与赌博有大半年了,主要是在外县市。他输掉车子后就四处借钱想回本,输得最惨的一次手机都被人拿了去。
她还听说,黄志平有一次跟人借钱,把家里地址、媳妇电话、女儿的学校都备注上了,所以嘱咐我千万要小心点。
我的世界整个崩塌了,这就是大家眼里的好男人,而我不过是一个他用来换钱的砝码。
可笑的是,这时我接到黄志平的短信,说他这次买卖又赔了,求我卖了房子替他还债。
我默默流干眼泪,敲出两个字:离婚!
这两个字割断了我所有的念想,从此我再也没有依靠,没有后援。
我回顾了一下接到的那些电话,这些债起码十万以上,他躲债去了,我就是债主追讨的对象,前面必定是血雨腥风。
女儿女婿主张报警,但我们能要求警察做什么呢?是帮忙找黄志平,还是阻止要债的人,似乎都没有足够的理由。
我明白赌博违法,但借贷是否违法我不知道;欠了钱是事实,但债权人骚扰恐吓是否合法我也不清楚;我们仅有一年婚姻,我应该替他还债吗?
脑海里太多问号,我必须找个明白人。思前想后,我决定去咨询律师。
律师这个行业与我的生活相隔十万八千里,当我踏入律所才知道,所有的咨询都是付费的。
律师给我的答复是:欠条并不能证明是赌博,报警无用;夫妻二人关系存续,债务是共同的;倒是如果催债人再有暴力催收的行为可以报警,但要有证据。
走出律所,女儿打来电话,问进展如何,听着她沙哑的嗓子,我不由一痛。
自从出事,女儿就一直焦虑不安。有个债主认识女儿,有事没事的问候,让女儿如坐针毡,这几天她满嘴起泡咽喉发炎,已经没法正常工作了。
前几天过马路,她恍惚中还差点出了车祸。
我对自己说:傻白甜王轻舟,你该强大起来了。
于是,手机开机、回家,该来的就让它来吧!
05
果然,回家没几天,陆续有12个人拿着欠条来找我。
有的是借,有的是贷,总计18.6万元。
应付这些人耗尽了我所有的精力、智力和眼泪。借款的还好,贷款的利息每天在触目惊心地涨。我没有时间悲春伤秋,无时无刻不绞尽脑汁寻找出路。
哪里凑这么多钱呢?我去咨询了房产部门,房子是我妈的名字,开发商还没有给办房产证,不能交易。
告不告诉公婆呢?七十多岁的人了,说出来能承受得了吗?
还是自己尽力而为,能还多少是多少吧。我拿出4万块钱,加上一点零头,先还了两个高利息的。那个月还完钱,我兜里只剩120元。
剩下的债怎么办呢?面对不时登门的债主我赔尽小心,有体谅我的,答应宽限一阵子;有愤愤不平的,我认真解释给出承诺;有蛮不讲理的,我也要拿出气势针锋相对……
我在又一次被人堵在门口时,去厨房拿了刀:我答应你们一定还钱,不过需要一些时间,如果你们再来逼我,我就和你们同归于尽!
女儿看我手握菜刀,叉腰咆哮的样子惊呆了:妈,你比姥姥都威风,我忽然不再害怕了。
我瞬间理解了母亲,她的刚强都是因为我。
被我一吼,要债的反而消停了,只是隔几天打电话催一催。
为了还钱,我真的拼了。
我不会别的,懂的最多的就是药。入行20年,我熟知各种药的匹配、效果、适合的体质。以前我内向口讷,如今为了多一些绩效,我豁出去了。
对于我经手的患者,我不仅提供对症药物,而且积极给出全面的方案,一来二去,找我买药的人越来越多。
一个患慢性糜烂性胃炎的患者,在我手里买了一盒吗丁啉、两盒奥美拉唑、两盒阿莫西林、十盒果胶铋,临走还非常感谢我的关心,说我比大夫讲得透彻。
一个月下来,我多拿了700元绩效奖。
坚持了六个月,经理找我谈话,说这半年总店三分之一的销售额是我完成的,公司决定外派我做店长,而店长是有津贴的。
新店我说了算,我把半生经验都用上了,仅用三个月,销售额排名挤到各分店的前端。经理认为我是个神话,接连不断地给我派学员。
而我做这些,只是为了得到那个1000元的突出贡献奖。
有位总找我买药的老太太是老年大学校长,以前经常听我讲一些药理知识。得知我是专业药剂师,她请我每周去她的大学讲一堂课。
有钱就要上,这是我的信条!可是我没讲过课,翻书、上网、泡图书馆、写教案,打着点滴备课,我愣是把自己逼成了高三考生的模样。
我的课很受老人们的欢迎,他们的信任也让我得到了快乐。
回到家,我再找时间把教案整理一下,投到了一些报社、公号上。
三十、五十也是钱呢!
06
为了省钱,我停了电视、关了冰箱,每月费用限制在800元,目标是跟上俩月一万的还款节奏。
就在我忙得焦头烂额时,婆婆高血压住院了,问我为什么联系不上黄志平。
我所有的委屈喷薄而出,可到了医院,看着血压直冲220的老人,我咽下所有的不甘。
大姑姐在门口拦着我,想让我出婆婆的住院费。我把她扯到楼梯间,从头到尾讲了黄志平的丰功伟绩:
这几个月我连鸡蛋都舍不得买,都在替他还账,就这样我都没告诉爸妈,妈住院的钱,他们的工资能自理,用不着你安排我!
大姑姐震惊过后比我还有理:志平都多少年没赌了,怎么和你结婚一年就这样了,你是怎么管的他?别让爸妈知道,记住了!
人一旦落魄了,跳出来攻击你的不只是仇人,还有亲如一家的身边人。
这就是世态炎凉。
好在,人生的路不都是笔直的,总会有转弯的那一刻。
小额贷款的高额利息一直是我的心腹大患,我问女儿:公司利息这么高,合法吗?我上网查了,小额贷款利率不能超过年利率24?我算不明白账,你有没有懂行的同学呢?
女儿想了一下,告诉我:我没有学会计的同学,但是有一个报社的同学负责财经版,我们问问他。
办法永远比困难多,有时只要用心了,老天也会帮你。
女儿的这个朋友,正在做一个理财陷阱的系列专栏,而我的案例成了他的一个突破口。
事情前所未有的顺利,在记者的干预下,公司答应我只还本金,但必须一个月内还清。
好巧不巧,女婿灵活就业的贷款下来了。这是政府给创业大学生的政策,10万元,三年无息,而他投资项目的设备还没有到,10万元可以借给我先行还债。
简直就是及时雨,我这样一还,手里也就只剩下2.1万的债款了。
债主们看我言而有信,也不再对我疾言厉色,日子开始浮现曙光。
毕淑敏说:当我们常常以为自己顶不住的时候,并不是最后的时刻,那些万劫不复的情景,依然可以去找到出口,依然可以坚持过来。
我坚持过来了。
07
2019年春节,除了女婿的10万,我都还清了。一年里,我整整瘦了30斤。
我去了公婆家,黄志平过年也没回来。我给早已猜疑的两位老人讲了事情真相,我也让他们有个准备,离婚是必须的。
公公抹着眼泪对我说:志平太让我们失望了,你放心,钱不能让你出,家里老房子的动迁款马上下来了,到时候给你。我一笑而过。
5月,我给黄志平发短信让他回来离婚,无果。
我不想等,上法院准备起诉,可法院说离婚一方找不到需要报失踪,失踪需要下落不明满两年才能申报,我还要再等一年。
女儿担心:妈,一年太久了,万一再出意外?
我笑笑说:不怕,这么难我们都过来了,妈妈在你放心!
所有的苦难都是磨刀石,那些没打败你的东西,终将使你强大。
2020年春节,疫情肆虐。所有的酒店、商场统统关门,唯独药店不能关,而且工作量陡然增大。
虽然对黄志平恨之入骨,可我还是不放心公婆,给他们送去口罩、酒精,消毒用品。当时街上公交车、出租车全部停运,我不会开车,硬是走了两个多小时,公婆很是感动。
3月17日,我市最后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康复,大家的心里都松了一口气。3月18日正好我有半天假,想着好久没有看公婆,就直接过去了。
开门的是婆婆,手里拿着水杯,看到是我,脸色一下僵在那里,杯子掉在地上。
我吃了一惊,忙问:妈,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
婆婆支支吾吾,公公上来打圆场:你妈昨天胳膊崴着了,没事。
我放下东西说:今天我给你们大扫除吧,春节忙也没腾出空。
公公婆婆刚坐下,又一起站起来:不用不用。
我疑惑地看着他们,最终公公叹了口气,冲卧室伸了伸下巴。我一下明白了,走过去打开门,黄志平颓然地坐在床上,抱着头不看我。
本来已经被关在心底的各种情绪瞬间涌上来,我赤着眼到厨房找出扫把,在公婆目瞪口呆中关上房门,几步冲到他面前,劈头盖脸就打:
你还有脸回来?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?闯了祸让我收拾烂摊子,你真有种啊!
黄志平护着头左躲右闪,不断地叫着:轻舟,我错了!我错了!
我不肯放过他:拿身份证、户口本,明天8点民政局门口,你不来试试!黄志平蹲在墙角,眼巴巴瞅着我:轻舟,再给我一次机会,行不?
做梦!我打开门。
公婆围上来,我故意不看他们,爸、妈,我俩必须得有个了断,如果你们同意,我仍然会当你们是亲人!
婆婆往我手里塞银行卡,这是你替志平还的债,拿着。
我随手放在桌上,这是两回事,他欠的账要由他来还,你们的钱是养老钱,我不能要。
那天回家后,我的手机就没停过,和黄志平有关系的都来了电话,全是劝和。
大姑姐直接杀到我家。
志平做的是不对,他这不也认错了吗?钱我也给你带来了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一个快50的人了,还想着三嫁呀?要我说,这次也是你给惯的,给他个机会,好好过日子。
我在一边当耳旁风,女儿不忿道:姑姑,你也太帮亲不帮理了吧,你知道要债的是怎么逼我们的?你知道我妈是怎么十块钱过一周的?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,黄志平在干什么呢?
第二天早上,我6点钟就到了公婆家,我不放心,怕他又一走了之。
到了婚姻登记处,黄志平又赖在门外求我。甚至不管车水马龙,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。
这样的场景实在吸引观众,我清清楚楚听到了人群里的咒骂:最毒妇人心!
但这影响不了我,他的乞求只会让我更加鄙夷。
我不知道那天有没有人拍照,反正我是揪着他耳朵拖进去的,摁着他的手签的字,最后把离婚证甩到他的脸上,扬长而去。
当时办事的工作人员只顾着看戏,见我把证扔给黄志平时才想起来劝:你们真的不是一时冲动?
冲动?我不再是心慈手软的傻白甜,我决不会让自己在一个坑里跌倒两次。
池莉说过女人有两条命,一条死于离婚,一条生于离婚。
我想我属于后者。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本文由蝶侠_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,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!欣益奇自媒体 » 中年女人的霸气抉择休了那个追我

蝶侠_欣益奇|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

支持快讯、专题、百度收录推送、人机验证、多级分类筛选器,适用于垂直站点、科技博客、个人站,扁平化设计、简洁白色、超多功能配置、会员中心、直达链接、文章图片弹窗、自动缩略图等...

蝶侠_欣益奇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

'); })();